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男团综艺挥起“锄头”再难铲到“韭菜”

综艺 时间:2019-03-05 编辑:申博sunbet 浏览:
数据说明:新京报盘点《青春有你》《以团之名》等养成节目中资料略翔实的220位选手。其中,2019年养成节目选手在年龄上比往年有所加大,3位选手的年龄超过30岁,26%的选手年龄在25岁以上,64.5%的选手在20-24岁,20岁以下的选手只有7%。其次,近25%的选手

男团综艺挥起“锄头”再难铲到“韭菜”

  数据说明:新京报盘点《青春有你》《以团之名》等养成节目中资料略翔实的220位选手。其中,2019年养成节目选手在年龄上比往年有所加大,3位选手的年龄超过30岁,26%的选手年龄在25岁以上,64.5%的选手在20-24岁,20岁以下的选手只有7%。其次,近25%的选手参加过其他综艺选秀节目,最多的曾参与过6档节目录制。其中《星动亚洲》《快乐男声》《中国好男儿》的选手最易成为“回锅肉”。与此同时,220位选手中,有74位选手已经出道,并推出过团体或个人单曲、影视作品。最短只出道半年,最长曾出道12年。通过这些选手的资料还可以看出,20-26岁、广东省、天蝎座男生最爱参加此类节目。

男团综艺挥起“锄头”再难铲到“韭菜”

  220位有资料选手籍贯

男团综艺挥起“锄头”再难铲到“韭菜”

  220位有资料选手星座

  新京报制图/陈冬

  2018年,因《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的火爆,被称为“偶像团体元年”。以至于今年类似的节目再次扎堆出现。日前,至上励合成员张远、马雪阳即将参加腾讯视频养成综艺《创造营2019》的消息轰炸了粉丝圈。作为国内长寿的男子组合之一,出道12年且已三十而立的至上励合,要在节目中与年仅20岁的年轻人同台竞争,引发观众期待的同时,也让外界质疑,训练生养成综艺似乎开始有炒冷饭趋势。无独有偶,新京报通过盘点《青春有你》《以团之名》已公布的训练生,以及网传《创造营2019》名单中总计220名选手的履历发现,其中近三成是近年国内所有知名选秀综艺的人气选手;而年龄超过25岁的占到26%。

  “训练生”年龄增大,成熟艺人大批“回锅”,似乎印证着市场中实力强劲的新生代训练生已凤毛麟角。事实是否如此?为何养成综艺元年之后,训练生市场反而青黄不接?训练生经纪是否仍是一片蓝海?新京报记者采访偶像团体运营人、综艺评论人等业内人士,揭秘训练生经纪2.0时代背后的繁荣与泡沫。

  现象

  三档综艺扎堆训练生大扩招

  2018年1月,养成综艺《偶像练习生》在爱奇艺横空出世,九人男团NINE PERCENT出道后全国巡回粉丝见面会黄牛票被炒到几千元。腾讯视频趁热打铁推出的《创造101》则差异化地打开了女团市场。不到一年的时间,代言、团综、专辑、商演,巨大的人气云团,将11位火箭少女捧为国内最具商业价值的偶像。

  小萌所在的影视公司一直从事电影投资、发行工作,但在2018年7月,却突然成立了艺人经纪部门,大量招募训练生,年龄在16-24岁,无经纪约即可,“公司看到《偶练》《101》捧人速度这么快,也希望尽快培养一拨练习生,赶上来年的节目。不管能不能红,至少露个脸。”

  小萌的公司只是市场一隅。有消息称,今年仅《青春有你》一档节目,在海选阶段就收到了一万名训练生,217家公司的简历,比去年的87家涨了近1.5倍。“不止我们家,好多没有过运营训练生经验的影视公司、音乐公司也开始大量招新了。现在想分蛋糕的人太多。”小萌笑称。

  而今年除爱奇艺以外,优酷、腾讯视频也纷纷加入男团养成竞争。三档同类型综艺,空缺近300位男性训练生的“爆红”机会,这让不少实力强劲的经纪公司也感到“供不应求”。阿龙所在的经纪公司专业培养训练生,原本只有十几名艺人,整体实力不俗,但《偶练》时已输出了大部分,并小有名气;为了今年还能赶上红利,不得不扩招后备军,“之前的策略是精品化培养,但如今节目推得太快、太多,我们不仅要考虑今年的输出,还要考虑明年能不能报名,所以计划招募数量比之前增加了不少。”相较一些实力强劲的经纪公司有资本千里挑一,阿龙所在的中游小公司,只能选择基础一般或零基础的年轻人,公司甚至尝试去艺考学校门口上门“捕捉”,“虽然想当训练生的人比去年多了一倍有余,但现在招募的公司也多,我们竞争力比较小。以前有大把时间培养,一张白纸也无所谓,但现在更想直接招到有潜质的,上来就能歌善舞的。”

  练习时长从两年变一个月

  从《偶像练习生》到《青春有你》,平台孵化一档节目只需要一年的时间,然而这对训练生来说,无疑是拔苗助长。一些刚抢滩的影视公司,还未来得及建立成熟的训练生培训体系,大量招新后,便要无缝衔接输出到节目中。小萌透露,他们公司的训练生仅进行了两个月的系统培训;节目录制前,又紧急送到韩国闭关一个月。而娜娜今年也是带着演员新人参加节目。她透露,平时因为通告加身,艺人只有空闲时来公司参加台词和表演课。而为了录制,公司特意推掉了艺人通告,突击进行歌舞训练,但时间也很紧,“我们能感到艺人力不从心,不仅是我们,一些其他选手也是,前半年还是网红呢,如今就摇身一变为训练生了。”

  据悉,《偶像练习生》位列中游之上的练习生,平均训练时间在1年到3年;《创造101》的“C位”孟美岐则有3年训练生涯及2年出道经验。而《青春有你》第一期中,罕见的无“A班”,证明了训练生水准的整体下降。制作人张艺兴面对大量训练周期是1个月甚至10余天的训练生,也不由感叹市场浮躁。

  没有经过完备的专业培训,不少训练生缺乏基本的偶像意识。《以团之名》上线不久,其中一名训练生便被曝与女友去泰国玩;另一位训练生自曝整容失败,向医院公开维权。一位偶像运营人透露,按照训练生的培训规律,通常一名十几岁的新人,至少需要一年的脱产培训,才能够在唱跳、表演各方面达到合格水准;与此同时,他们还需要训练待人接物、公众形象塑造,以及综艺感的提升,“无论公司投入多少钱,没有三四年的时间,根本不可能培养出一名成熟的训练生。现在很多节目里没经验的训练生,大多都是拔苗助长起来的。”

  原因

  韭菜少,锄头多

  “《偶练》和《101》去年把中国这几年刚刚培养出来的训练生,几乎全选走了。‘掐尖儿’之后,就会产生断代。”资深女团运营人海尔凯特如此分析。日本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发展偶像文化,韩国从上世纪90年代奋起直追,积累了过剩的偶像产能。而韩国《produce 101》等节目的根本作用,便是为韩国练习生“去产能”,例如《Produce101》第一季时,韩国三大经纪公司只派了一人参加,其余全部是中小型经纪公司的练习生,“这类节目正是为大量这样的练习生开辟新赛道。”相较之下,中国的偶像文化却仍属“原始部落”时期:训练生培养体系尚未成熟,人数也在近两年才逐步积累;但大量资本却率先进入,让行业好不容易培养出的第一批“合格”艺人全部被一次性收割。

  同类型跟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