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7名南开大学学生探险太白山 不幸1人坠崖

探险 时间:2020-04-18 编辑:申博sunbet 浏览:
张小新的亲属们伤心至极 张小新生前与同学的留影 “7名南开大学学生攀登太白山一人不幸身亡

..

张小新的亲属们伤心至极

..

张小新生前与同学的留影

“7名南开大学学生攀登太白山一人不幸身亡!”

  7月31日下午5时30分,本报热线接到这一惊人线索。出于新闻职业敏感和对7位年轻学子生命的强烈关注,记者立即出发,赶往秦岭深处。

  晚10时40分,记者赶到位于周城公路74公里处的周至县公安局板房子派出所,经值班人员介绍了确切情况:7名大学生1人遭遇不幸,另外6人已生还,现仍在周至县厚畛子乡。

  顺着崎岖狭窄的山间土路,记者连夜向40多公里以外的厚畛子乡进发。月光下,大山朦胧的影子幽暗而恐怖,路边河水在月色映照下反射出惨白的光。

  晚12时许,记者赶到至厚畛子乡约5公里处,先后碰上周至县公安局及板房子派出所的警车,民警告诉我们,遇难大学生的尸体已找到,现正往下运,其亲属和同学也正乘车从厚畛子乡下来。再前行2公里,迎面3辆车驶下来,遇难的南开大学电子系大二学生张小新“躺”在领头一辆小货运车车厢内,其亲属和同学们分乘两辆小型面包车跟在后面。透过车窗,记者看到几张年轻的面孔,他们显然非常疲倦,但没人睡觉,都神情木然地望着前方,此次遭遇给他们造成的打击是明显的。

  调转车头继续行驶。8月1日凌晨4时,记者随张小新的亲属和同学们到了户县五竹乡。张小新的尸体被送往附近的户县殡仪馆,他的同学们被安排到他的一个亲戚家中。

  6名身心倍受磨难的大学生们神情黯然而憔悴,不太愿意与人交谈,但在记者的询问下,还是讲述了他们太白山探险的前后经历,同时倾诉着心中的痛楚。

  向往自然 学友结伴勇攀太白

  张小新的父母都是户县五竹乡人,其父从军队退伍转业时被安置到甘肃省嘉峪关市。张小新幼年时便随父到了甘肃,在那里学习、成长。1999年8月,高中毕业的他被全国知名高校天津南开大学录取,这让全家人欢欣不已。在南开大学的两年里,张小新各方面的成绩都比较出色,更让父母感到欣慰。而出于传统观念,作为儿子的他在父母心中有着比3个姐姐更特殊的地位,他的出众带给父母的欢欣是难以替换的。然而,悲剧偏偏降临到这样一个原本非常幸福的家庭。

  今年7月21日晚,张小新和6名比他低一级的校友结伴离开学校,开始他们策划已久的假期旅游,他们先到河南省洛阳市等旅游城市游览,又于7月26日赶到陕西户县五竹乡。在张小新的一位亲戚家休息一晚后,一行7人于7月27日开始了太白山探险的历程。

  他们之所以要选择登太白山,是因为从网上了解到太白山有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有神奇瑰丽的天池,而这较之于名声更大的华山比他们更有吸引力。确定登太白山后,他们对上山路线也进行了选择,根据网上资料,登太白山可以从北坡也可从南坡上山。北坡目前主要从汤峪口上山,这里是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管理处所在地,沿汤峪河向上修有旅游路线,汽车可达2800米的下板寺。汤峪口修有许多疗养、住宿、旅游的服务设施。开发较早,游人也比较多。从南坡上山要走周至的黑河峪到厚畛子乡,那里有登山营地可以住宿。汽车只到铁甲树,其余要步行上山。沿此路上山的游人相对很少。以“探险”为出发点和乐趣的7名年轻人不假思索地选择了从南坡上山,因为这里受人为影响少,更接近自然。

  7月27日下午,张小新等赶到厚畛子乡时,天上下起了大暴雨,他们被迫在在山下休息了一晚。28日上午,天气放晴,一行人于11时许开始踏着山民踩出的小路攀登太白山。山雨过后,森林中白雾弥漫,路边上影影绰绰、星星点点的开放着许多不知名的小花,鸟鸣声在身旁环绕,近处有苍翠的劲松,远处有雄奇的山峰。太白美景让他们完全忘记了登山的艰险与疲劳,在一路欢歌笑语中前进。故乡的美景让张小新颇为自豪,主动担当起“导游”的工作。

  下午6时许,他们终于爬上了一个高峰,但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这里没有游人,也没有令他们神往的天池。他们很快明白自己走错了路,而经过观察发现,太白主峰就在远处与他们所处山峰相对矗立。大学生们茫然了。

  山里天色变化很快,太阳落山不久,暮色就从山谷中升起来,四处山峰被灰蒙蒙的雾气笼罩,山风吹到身上让人感到阵阵寒气。

  被困山腰 勇往探路一去无踪

  见这形式,没有带帐篷等野营器具的他们知道不能在山上过夜,便开始下山。眼看着天色一丝丝暗了下来,他们的心情也沉重起来。至傍晚7时,夜色已经笼罩了山峰,而他们下山的路还很长。

  食物已经吃完了,水也喝光了。为了能让大家尽早下山,避免在山上挨饿受冻,张小新自告奋勇去给大家探路,让另外2名男同学照顾4名女同学。他和大家约好,每隔5分钟就都高喊一声,好了解对方的位置。约好后,张小新挥挥手走了。大家都没想到,这竟成了他们的绝别。

  5分钟,10分钟,张小新的呐喊声都透过大山的夜色传回来。随后就再也没有了他的声音。同学们齐声高喊他的名字,然而除了回音没有别的声音传回来。

  这时,善良而天真的同学们并没有想到张小新会遭遇不测,而是认为他可能走得太远了,彼此已经听不到对方的声音。他们还想着也许过不了多久,张小新就会带着向导来领他们下山。

  沉沉夜色中,6名同学不敢再往下走。他们聚集在一棵大树下,互相依偎着取暖和壮胆。阴冷的山风一阵阵袭来,衣着单薄的他们只能咬着牙硬忍着。

  夜里,山上下起了大雨,6名同学举着惟一一张塑料布遮挡着,但根本无济于事,很快都被淋得透湿。而身处黑暗和恐怖之中的他们都忘记了寒冷,在野色之中等待黎明到来。

  特殊的一夜在饥寒交迫中度过了。29日上午,雨还在下着,6名同学在久等张小新不至的情况下,于上午10时开始下山。

  下山的路陡而滑,他们互相扶持着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走着,实在饥渴难耐时,就喝些树叶上的不知是雨水还是露水。走了1个多小时,他们到了一条小溪旁,便顺着小溪往下走。下午4时,他们终于下到了上山的出发地。欢笑又回到他们的脸上,被困山上的一夜和下山的艰难在他们看来已经成为值得回味的经历和一笔困难的财富。

  但这种欢乐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张小新并没有像他们所想的那样在山下等着他们。他们询问了自然保护区工作人员,得知张小新还没下来后顿时感觉事情有些不妙,便向保护区及当地政府汇报了此事。

  紧急搜索 百尺高崖惊现尸首